2019年3月17日,是一个星期天。豆瓣公众号的广播精选里,有一个人说,以后豆瓣的PM发布新产品,请直接发到互相表扬组。

互相表扬小组,是最近流行的“夸夸群”的原型。目前小组成员超过10万人,那句:我最近xxxxx,求夸!的句式,就来自于此。豆瓣的产品经理每次改版,都会挨骂,豆瓣er们对豆瓣是又恨又爱。

豆瓣,在这个把用户当做流量、把流量急于变现,不断忽悠人快点下单买单的移动互联网时代,保留了最后一块平和美好的精神家园。新浪微博CEO王高飞说:豆瓣用户“是互联网时代最不具价值的用户群体”,显然是因为他对“价值”这个词有误解,以为价值=钱。

豆瓣保留了每个互联网用户内心最安稳的一块精神家园,哪怕是约炮,都是顺着自己的兴趣和调性;哪怕是援助交际,也声明要看对眼看自己的心情。这是每个人自己的一块自留地,大家说着做着真实的话,不用担心被鄙视被嘲笑,也不必伪装。大家可以在这里说父母皆祸害,也可以说出自己最隐秘的欲望,没有嘲笑,只有同类:同类不相残啊。

连渴望表扬的人,都可以找到一个10万人的群落,互相表扬。“今天我写错了自己的名字,求表扬。”这样的事可以发生。缺爱的人,可以在这里彼此舔舐伤口,等待愈合。

在这个过程中,豆瓣er也经历了很多变化,从拒绝豆瓣商业化,到害怕豆瓣倒闭,购买豆瓣商业化的任何商品。——一边骂一边爱的,就剩下豆瓣了吧。甚至能想到豆瓣PM挨骂的情形,鼓励他们去互相表扬小组发布产品。

粗鄙的创业时代

刘强东不再说,不会放弃一个兄弟,不仅CXO出走,高管淘汰,而且马上总价级别的开始整顿,接下来就是普通员工。在选择了降薪裁员+劝退时,还给这些人命名为“三类人”。

雷军怒怼友商: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。

搜狗实施加班文化遭员工吐槽,王小川说,不干就滚。

王兴怒怼马云不诚信。

王小川怒怼员工”不干就滚”。

还有很多CEO们疯狂裁员然后疯狂否认,还给被裁的人安上淘汰优化的坏名声。以至于同样裁员的滴滴因为诚实+补偿到位,而圈了一波粉。 ……

这些 CEO 们都怎么了?究竟是现实的残酷,还是本性的暴露?感觉整个圈子里氛围都不大好。

而豆瓣呢,无论外面怎么样闹腾,都按照自己的节奏走。反而映衬出当下创业环境的粗鄙,远远不如10几年前。

2005年3月6日,阿北创建豆瓣的时候。那个时候,创业还是有情怀的,做人还是有格调的,除了赚钱,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生活的。

现在只有钱、钱、钱。我们重新沦落到了生存的底线以下,投资人像公牛闯进了瓷器店,把精美的但不够简单粗暴的都打碎,然后找几个“绿林好汉”用钱砸开一条血路。不管他们能不能存活,先把那些认真做事的用钱砸死,因为他们没有“执行力”。

生活在这个粗鄙的时代,豆瓣显得如此遗世独立,如此不同。他们似乎从来没有高光过,当媒体想到豆瓣的时候,就首先是质疑:你看人家拼多多、趣头条、趣店,好与不好的人家上市套现了,了不起云云。豆瓣几次上市都没成,俨然是一个loser。

这真的是粗鄙时代的逆淘汰,是最大的悲剧。创业就一定要上市吗?就一定要把用户都变现,且价值最大化吗?中国是根本不可能诞生维基百科、Quora这样的企业的:百度百科各种风波你们都懂的,而知乎现在腾挪慌张的,像个逃命的兔子。

豆瓣之所以是现在这个样子,恰恰是豆瓣把每个用户当成人,而非流量;希望每个人能更好的生活,而非沦为欲望的奴隶。豆瓣没有试图违背用户意愿的去变现,虽然他们为了生存尝试了很多,但对于豆瓣的主营业务,豆瓣不遗余力维护的,是关于生活应该有的样子。城市越快速,豆瓣越成为寄托。或许张一鸣应该收购豆瓣,然后让豆瓣保持独立运营:算法没有价值观,但用户需要有价值观。

粗鄙时代,是流量为王的时代,是金钱万能的时代,是因为投资与收获期限错配,所以只要持续融资,就可以视为早期投资人成功的时代

这个时代,人们不去鄙视那些草莽创业者,反而嘲笑一个有节奏、坚持自我的小网站。就冲着14年承担了那么多商业化或者赚钱的压力,但他没有被投资人摆布,没有把用户当做流量变现,没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发币做P2P讲各种AI概念,我们也要从内心里给阿北最大的敬意。

走心的世界

2018年11月,豆瓣推出了阿黑和阿白两只猫的卡通形象。

2019年春节,阿黑和阿白有除了春节的周边。虽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看,而且卖的齁贵,但还是有很多豆瓣er们主动去买。“不要让豆瓣倒了”是他们的基本诉求。

和其他平台不一样,豆瓣最开始,做的是书影音,欣赏、打分、推荐,你可以把豆瓣用户理解为一本“打开的书”,如果ta是完全开放的,那么你可以知道这个人是怎样的。这个世界是纯粹的,连后来的小组里,张扬的欲望都是纯粹的。

这里被称之为文艺青年的聚集地,但更多的不如说,本来生活应该有的样子,却被逼迫到了一个网络的角落,就这还被鄙视。根本的原因是,现实世界已经容不下了走心的生活,因为我们又回到了生存的基准下以下。在生活的基准下以下,大家的收入是无法支撑满足刚需,以及享受生活的。

举个例子,现在在刚毕业的大学生,依靠打工收入,是很难在10年内攒够首付的钱的。假如一年攒10万,10年攒150万,而那时的房价恐怕又涨价了。

这样连房子都买不起的城市里,生活变成了一种奢望。城市里的房子变成了隔断,房东变成了互联网企业,收入更高的费用,提供更低品质的廉价生存。

豆瓣是一个自留地。在微信微博上匆匆忙忙,在现实中苟苟且且,和周围的人逢逢迎迎,等回到豆瓣,做十五分钟的自己。这根本算不上文艺,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释放。

豆瓣er们拒绝很多商业化方式不是没有道理的,不要再给我们更多的压力了。但他们并不拒绝商业化,如果豆瓣能更好的活下去,拿出更好的商业化方案,豆瓣er的需求其实很旺盛。

豆瓣尝试了很多方式,但还没有同样走心的营收模式。但是有什么关系呢,慢慢找呗。

豆瓣在干啥?

除了豆猫阿黑和阿白,豆瓣根据找房的火热,还上线过租房信息的小程序,整合了豆瓣各大租房小组小组中零散的租房帖,通过地点、租金等多维度筛选,配合精准搜索功能,帮用户快速找到心仪的房源。

当然,最近能够让豆瓣进入大众视野的,就是豆瓣用户们给电影打低分。比如,前阵子流浪地球可以不可以打低分?

2019年初,从人民日报客户端《豆瓣、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恶评伤害电影产业》引发争议,到《豆瓣,挺住》在朋友圈刷屏,再到人民日报评论《中国电影,要有容得下“一星”的肚量》,人民日报海外版《自信国度应该容下无数个豆瓣》剧情反转,沉寂的豆瓣又火了一把。

2004年10月开始,在豆瓣胡同和北京丰联广场的星巴克,35岁的文艺中年杨勃(阿北)开始敲代码。这个毕业于清华大学,后获得加州大学物理学博士,又在IBM担任顾问科学家的家伙,准备做一个旅行网站,但后来发现中国旅行的人太少,转而做文化类的产品。

2005年3月6日,豆瓣正式上线,阿北就把豆瓣的口号确定为“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”。

豆瓣的核心是什么?创新Insights认为,豆瓣的核心是分享和交流。我通过分享定义我自己,你也通过分享定义你自己,然后我们发现彼此,开始交流。

交流。

走心的交流。

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。和工作交流不同,这种交流往往来自自己内心的需求。

豆瓣网站上“关于豆瓣”那一栏写道:“口味最类似的人却往往是陌路”,他希望“豆瓣不针对任何特定的人群,力图包纳百味。无论高矮胖瘦,白雪巴人,豆瓣帮助你通过你喜爱的东西找到志同道合者,然后通过他们找到更多的好东西。”

在一次提问中,阿北回答说:“我对豆瓣的期望,不能用数字来描述。我希望它能促进文化产品的多元化发展。譬如,即便是很生涩的书,你也能在豆瓣找到同道中人,无论多匪夷所思的爱好,你也能在豆瓣小组中发现同好。”回报股东是题中应有之意,但企业家的责任应该不止于此。而用户的需求也不止于此。这个最讲情怀的网站,从来没有提过情怀卖过惨,而卖惨卖情怀的罗永浩已经不知所踪好几个月了。

豆瓣错失机遇了吗?

豆瓣有点像以人为基础的推荐引擎或者决策引擎,开始人以兴趣或者吸引聚焦到一起,后来,他们因为彼此的推荐而做出选择。移动互联网时代,大家一直觉得“慢公司”豆瓣错失了发展机遇,这或许是创业泡沫带来的幻觉。

实际上,2012年以来的创业大潮,最终留下来值得尊敬的企业,恐怕只有张一鸣和他的字节跳动。其余的企业都是一地鸡毛。如果说豆瓣真的犯了什么错,那就是因为气氛浮躁,而让豆瓣没能按照自己的节奏,更好的拥抱移动互联网。

阿北在2014年豆瓣年会上承认豆瓣错失了3年时间,公司战略失误,原因在于“对产品和技术能力过于自信”,但这三年的失误不是来自于网络本身,而恰恰是因为对外界的判断导致了自身动作的变形。

相较于苹果每一次进化都来自系统的梳理和缓慢的改进,豆瓣显然没有办法肆无忌惮的抵挡投资人的压力——投资人的思考,都是以年为周期的。而伟大的创业者如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索性建了一个万年钟,来对抗投资人的短视。

当各种焦虑传递到豆瓣的时候,豆瓣开始了各种尝试,比如一次性的出现了十几个移动端垂直类产品。这告诉我们,即便是最好的理念最好的产品,当外界环境发展重大变化时,身在庐山的我们,仍然难以判断,是否会有更好的选择。2014年下半年,豆瓣重新整合,推出了“豆瓣”App。

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每次豆瓣改版,都会有一大堆吐槽。原因也很简单:豆瓣虽然是个慢公司,但走得有点急躁,改版时往往错失了豆瓣的灵魂。为了达到形式上的符合改版,很多豆瓣内在的灵魂被消磨了。其实很多内容是可以保全灵魂和形式的,但豆瓣显然没有做到极致。

马化腾说过一句话:“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,就错在太老了。”这句话显然是错的。这句话之所以能引起共鸣,是因为很多loser以此为借口,否认失败是自己的原因。

豆瓣的灵魂保全了浮躁社会诸多人的灵魂,改版没问题,商业化也没问题,但请优雅一点。请像谷歌一样想着如何增强用户体验的同时实现商业化,无论多难,也不要像百度一样。就这么简单。

豆瓣没有问题,豆瓣也没失去什么,但是豆瓣后来的匆忙,让豆瓣变得浮躁,也让用户开始不安。

豆瓣还有未来吗?

豆瓣在十几年前的构想,现在仍然领先于时代。

“慢”将会是2020年-2030年的主旋律。而生活才是本命。如果豆瓣不急于折腾,而是慢慢的如创新Insights预期那样改进,现在的豆瓣可能会更好。

但即便如此,豆瓣也仍然是一众人的精神栖息地。豆瓣不是“小众”应用,而是每个人心底里一块纯净的栖息地,就像迪士尼一样,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这样的空间。

同时,豆瓣必须要改变“想要商业化就必须要用户接受改变”的想法,真的去做最难的事,找到好的解决方案。

至于投资人,虽然他们各种提意见,本质上是因为他们并不懂太多。他们只是希望快点赚大钱,只要你最终实现了他们的目标,他们就敢厚着脸皮说一直看好你,所以投资你。

豆瓣需要做的是,明确动机、调整心态、不妥协地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。不妥协尤其重要。一旦豆瓣想明白,必须在优化用户体验,而不是妥协才能商业化的时候,他们才会逼着自己做到极致。甚至商业化的豆瓣,可以更好的增加用户的体验。

这个建议免费送给豆瓣。因为再好的企业也可能毁于细节,希望豆瓣能守住底线,并且拥有未来。

 

(殷跃,通过创业的曲线,挖掘创业者背后的故事。“优秀,是变优秀的过程。”——殷跃)

最后修改日期:2019年8月1日

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