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的人失败了,留下了尊敬,这样的人再次创业,仍然有一群人愿意支持他;有的人失败了,就像戳破了泡泡,大家都觉得,早就该离开了。

罗永浩是后者。他的散场,连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,就好像退出了一个微信群,悄无声息。无论是锤子手机还是聊天宝,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退出的。过去的豪言壮语变成了谎言,而无论是裁员还是倒闭,他都没有出现,怂得一批。如果他还能获得下一笔融资创业,纯属投资人交智商税。

罗永浩是幸运的,因为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该怎么做手机,还没弄明白自己错在哪里,但是他已经融过十几亿的资金,狠狠的玩过创业了——大多数成功的创业者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,但罗永浩已经花光了这么多钱。而且还欠了外面很客观的债。

根据“模式品控校正”的分析研究框架,我曾经多次提出,罗永浩和锤子手机根本就没有解决真问题,当问题错了,再努力也无济于事。当时很多罗永浩粉丝冲过来认为我是胡说八道。2017年下半年,当我说“再见锤子手机”,认为锤子不可能出到T4的时候,有罗粉冲过来说,一定会有T4的!我尊重认真创业的人,但我实在没有办法对一个拿着投资人的钱,假装在创业的人有什么尊敬。

更何况,他还把子弹短信迅速圈一笔钱,然后改名聊天宝,然后解散团队,整个人不知所终。

傻逼老愤青的逆袭人生

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“罗永浩”,他卑微又倨傲,无知又自恋,当别人试图批评他时,他假意低头你们说的都对,没有什么要反驳的。但实际上他根本也不会改,而且换个场合他又会指点江山:老板是傻逼,主管最爱我,其他同事非傻即蠢,我才华横溢但是我没有机会释放,其他人都是扯淡。

虽然如此,虽然有一点讨人嫌,但大众场合他基本上都会表现得温和无害。为此,他们会先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:我没文化,我瞎说的,不必听我的。他们先把你可以反驳的退路都想好了,然后承认自己就是这样的,然后再去撕别人。这时候,你还能怎么办呢?当一个人说,我就是傻逼老愤青,这个时候你再骂他的时候,都觉得无懈可击了。

这样的人,在一个真正强势的地方,会是一个柔软的存在,大家可以揶揄,可以善意的扯淡,如果业务大体还过得去,基本上就是一个小吹牛中心,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。

但是如果,他不小心得志了,比如老板宠爱了,比如全国知名了,那就不得了了。

我见过一些这样的人。比如前几天看了一个公号,强调自己高中没毕业以后,在入职某大公司大家介绍自己身份的时候,说,嗯我做过最牛逼的事,就是以我这个资历和大家成为同事。

做得不好理所当然,做得好就可以睥睨群雄,进退自如。多好。

罗永浩曾经在博客上讲过一个细节,说终于和老婆一起去海外旅行,结果老婆发现罗永浩的英语根本不能用?!当他磕磕巴巴怎么都说不清楚的时候,罗永浩的老婆用英语完成了这次交流。你也许会想,他可是新东方的名师,他的英语怎么可以这么炸……

新东方也是个神奇的地方,徐小平忽悠天下,把区块链炒作起来之后又删除了所有炒作的微博,赚了钱还埋了名。李笑来更是个中翘楚,而且人家知道自己的斤两,还能全身而退。罗永浩的段位,真的还是每个人身边那个人,只不过多了一点运气。

创办新东方的俞敏洪,组建了一个怎样的团队。当时在英语领域,罗永浩的地位大概相当于创投圈的朱啸虎,共享经济里的程维,演艺圈的迪丽热巴,这个影响力甚至扩散到了公知圈,砸了个冰箱居然获得了全国人民一致好评。在右派和左派都获得了好评,这是难得的。

罗永浩的崛起,以及由此进入的圈子,给了他大量的资源。青年们的热情,公知圈的影响力,让媒体愿意把版面给他——当然也是流量使然。罗永浩发现,很多时候,所混的圈子以及存在的鄙视链,让他这样的人有巨大的用武之地。属于他的时代来了。

用“自己”诠释故事来励志

语言能改变别人的思想,只要你有点名气,敢于自嘲,又愿意告诉别人怎么成功,你就能获得一部分粉丝。假设看本文的你只是一个高中生,只懂一点今日头条上看来的大道理。现在,我们宣称你是小红书背后的真正创始人,把你塑造成00后创业英雄,虽然你什么都不懂,但只要敢说,你就随便说,什么只有00后才懂00后,我要让你们赚光00后10后的钱。你尽管信口开河胡说八道,相信并崇拜你的人一样不少。

为什么会这样?这里存在几个问题:

①圈子会赋予你一个信用认证。你原本的身份和地位都不足以取信于人,但当你晒出杨幂、黄渤、吴京、迪丽热巴、以及小麋鹿的亲密合照时,别人也会觉得你似乎是了不起的。如果这些人告诉你说,你就是他们最信任的人。你就等于在一个需要九九八十一难才能通过的地方,自动获得了一张入场券。没有人问你为什么。虽然其实你只是因为温顺可人,被放在一个可以支配的位置上。

②上一条能存在的前提,是因为鄙视链的存在。大多数时候,如果你的企业看起来有名且成功,那么不如你的人,几乎被默认缺少批评的资格;而更有名的人则不屑于批评不如自己的人。这样就导致了一个漏洞:如果你被放在了一个自己不配的高度,而没有被撕破的话,你就可以利用鄙视链,掩盖你的无知,称之为另一种生活,甚至可以说,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成功,你们也可以成功,变成了励志的榜样。

罗永浩是一个神奇的存在,也正因为如此神奇,他才有了现在的光环以及背后的一切。他在吉林延边的时候,高中辍学当倒爷,后来确认过了法律追溯时效后,还拿出来嘚瑟了一把。到北京辗转进入了新东方,然后去做牛博网,与公知们打成一片,然而牛博网并没有做起来。随即,他接受冯唐的300万元,结果第一年就亏损300多万。

根据媒体的介绍,在罗永浩吹嘘自己是如何把老罗和他的朋友们做得风生水起的同时,罗永浩让温洪喜接任自己做了学校的法人。温洪喜是老罗英语的下属同事。据说,后来学校倒闭,法人失联逃债,债务诉效期是三年,三年后大多数债权人都会放弃,不再诉讼。

2018年底,锤子数码科技的法人由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。据说已经多年不联系了,是罗永浩在微博上广播找到的,找到之后,就让这位老同事接了自己的锤子法人。

那个1月15日还在吹牛逼的“聊天宝”——当时和闪聊、王欣的马桶MT一起开发布会的子弹短信——实际最终受益人已经从罗永浩变更成了王威。2019年2月,罗永浩先后退出天津云上漫步科技合伙企业、天津云上畅游科技合伙企业,这两家企业是快如科技的股东。从此以后,聊天宝就是王威所有的了。

这个人是谁也无所谓。重要的是,这样的手法使用多次,就不是无知、惶恐、害怕所能解释的了。这可以称之为惯犯。

通过炒作自己站到大众的面前,然后把能忽悠到的资源全部变现,然后负债累累金蝉脱壳,自己过足了瘾,然后换个地方再来一次。

有趣的是,为何在2月底,号称东半球最牛逼的罗永浩会去温州的“微商大会”站台?

据说,罗永浩是这么说的:“呃,祝XXX(某微商平台)的,这个,招商大会能够取得圆满成功,也能在今年实现这个,呃,各方的多赢局面,谢谢。”说完转身就走,据说这几个字价值5万块钱。微商大会的主持人只能尴尬地解释:“好好好,行行行,因为飞机确实比较赶……”

想当年罗永浩在老罗英语玩不下去的时候也没这么low啊?我的理解是:猥琐的机会主义者,看起来底线高,只是因为他非常清楚高姿态带来的好处。一旦这个好处没了,他随时可以挑战大众的底线,而且并不会觉得有任何不适。虽然他一直说要“通过干干净净挣钱,让人相信干干净净挣钱是可能的”的“理想主义者”罗永浩,那只是自己卖的一个人设而已。

罗永浩此前不这么做,是不需要。而这一次,罗永浩把认识的所有资源都变现了,不仅把所有粉丝都变现了,而且能拿的钱都拿走了。连阿里巴巴、成都市政府,甚至连贾跃亭都给了100000000元。这次罗永浩不会像上次一样伪装成失败在所难免,也知道再难有人如此天真的给自己买单。那么趁着余温尚在,能拿5万是五万。以后在渠道下沉的三四五线城市,继续给大家做导师,甚至也做一个微商类的项目,有何不可?

当然,请罗永浩的微商——“宝贝仓”创始人阎利珉也可能在心里骂娘:原来这个人是这样的没有职业道德,花钱请他站台,居然来了就撂挑子,还给脸色。阎利珉来自阿里巴巴,因为受贿被捕入狱5年,出来后搞微商,原本以为这个时候的罗永浩应该卖力吆喝,谁知道是这样的罗永浩,又当又立。阎利珉当然不知道,罗永浩是男版“咪蒙”,这条道上成名,比咪蒙还要早很多。

所以,锤子手机还在说自己是工匠精神的罗永浩,毫无障碍的把子弹短信(聊天宝)做成了垃圾广告的最佳工具。

骚操作的背后

罗永浩的粉丝,应该现在还有忠实粉丝认为他是伟大的。2017年,当我说我们不可能见到锤子手机T4的时候,有人和我刚正面。毕竟,粉丝最多买一台好用或不好用的手机,他们不会像投资人那样拿出上亿的资金,眼看着打了水漂;也不会像供应商那样,原本想做个生意,没想到4亿元贷款收不回来,而罗永浩却从公司股东和法人名单中消失了。这个趋势如果不阻止,未来很多创业者都要变成创业、贷款、破产一条龙的“创业骗子”了。

为了能融资,为了给投资人交代,为了能贷款,罗永浩几乎是“要什么给什么”,手机、VR、AR、人工智能、TNT、拉杆箱、保温杯、子弹短信聊天宝……以及去做微商传销。当把一个不够资格的人捧到了不该有的高度,那么每一天每一分钱都是他们额外赚的,他们才不会觉得要珍惜,他们只是知道,早晚都会完蛋,所以才会没有任何心理负担,坦然面对。

所以,这样的人,胜在如“咪蒙”一样把握人性,并且利用人性来达到自己的目的。而在此过程中,他能取胜,不过是因为中国式的朋友圈和鄙视链,让其他人“没有资格”说他,而高端的人又不屑于搭理这样的人而已。这就好比当年宋鸿兵的《货币战争》出版以后,大众的质疑没有力量没有“资格”,而有“资格”的人又觉得自己的地位去证明“骗子是骗子”,有点弱鸡,结果导致《货币战争》畅通无阻。这个验证的方式其实也很简单,让这个人和真正大牛在一起,看看他和对方的反应即可。比如,我们可以让罗永浩到马云或者马化腾面前看他还敢不敢嘚瑟?再看看对方是否会认真对待?如果一个人在不同的位置,就变成了不同的人,这个人就没什么原则。如果敢叫板强者,但对普通人温柔,这个人或许才是真的了不起的。

罗永浩想让大家为情怀买单。但是却不知道情怀解决不了任何制造工业的难题。我一直的疑问就是:那张体现工匠精神的照片,他坐在一堆工具里面,看着鼓捣什么东西。但是手机这个行业,已经过了用手动工具创新的时候了吧?

罗永浩来的时候轰轰烈烈,走的时候悄无声息。等到大家都反应过来时,罗永浩早已离开多时。这还要感谢今日头条能够部分的接盘锤子手机的团队。

产品的教训

真正的完美主义者是让产品能够在商业市场诞生、流通、并且逐步升级越来越好。

但是,罗永浩不是这样的,他没有乔布斯的命,却得了乔布斯的病。以为暴脾气就会带来好结果。经过了尿裤子事件,钱晨离职,真正懂手机的人走了,生产产品当然可以继续,但是未来呢?

最可怕的是,罗永浩的粉丝们愿意听“相声”,但并不想为手机买单。那些他用“理想主义”喂养的青年,没有从他的创业实践里发现理想主义的光芒,相反,他们发现那些所谓的情怀底下,是太多的苟且和现实。现在,老罗没有了产品,也没有了青年。在耗尽肯买单的粉丝资源以后,他也不再是那个“公知”。

当初,罗永浩透支了粉丝们的情怀,让他们相信不必看到任何东西,仅仅看到“罗永浩”这三个字就应该知道产品什么样。

已经被假冒伪劣坑蒙拐骗训练得刀枪不入的中国青年们,被罗永浩理想主义大旗感化得扑棱扑棱的,他不在乎输赢,他就是胤禛。

这句透着农民般狡黠的话让所有人哑口无言。那些想认真规劝几句的人摇摇头走了,那些看热闹的积蓄看热闹,那些热血青年还单纯的感动,你负责认真我们替你赢。

——透支的前提,是产品对得起大家的期待。因为大家的情怀不是为了给一个商人送去钞票,而是要实现一个梦想。就像当年大家帮着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实现梦想一样。但如果你拿出来一个让所有人尴尬癌都犯了的产品,等于告诉所有人——你们当年支持的东西,根本就不存在。想象一下,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?

情怀可以演讲激励别人,但真的落地产品了,就要靠产品说话。没有产品,就没有情怀。情怀也好梦想也好,都是产品的附加属性。

苹果从来没说过自己有情怀。苹果只是希望让自己的产品被千万人使用,是用户从产品里读懂了乔布斯的情怀。

在锤子刚开始,我就不客气的下达了死亡判决书。锤子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没有意义的定制,对工业成熟度也缺乏把握,为了创新而创新,而且还要固执己见,忽略了自己的规模根本不适合任何定制。但如果只是通用化的产品,以锤子目前的产能和售后,几乎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。

就好比小米当年狂妄的说要超过苹果三星成为第一,苹果的副总裁淡淡地说:说说当然很容易。这是真的为创新绞尽脑汁的人,看待一个“拿来主义加细节微调”的创新者的态度。

在我看来,锤子必然失败的原因,除了上面所说的,还有他对模式缺乏深入了解,对专业知识缺乏足够的尊重;更不用提品控和校正了。

退出群聊,何日君再来?

罗永浩曾是中国首代网红,应该是十大网红之七。如果大家把罗永浩当成一个网红,或许可以理解为何唯独锤子能获得一定的关注。尤其是这个网红还曾以语录的形式影响过一代青年人,在那个黑白的学习年代,投机分子罗永浩抖机灵的段子,慰藉了背负重任被迫奋斗的一代80后。

然后这就变成了一个大型的行为艺术。我假装相信你能做成,你假装自己的品位高得不行。然后用小米加步枪去表演高科技的那一套。我一直想知道,那个工匠精神的照片里,罗永浩到底在鼓捣什么东西?这个时代,有啥手机部件是要用锤子螺丝刀之类的能做的(除了拆解)?难道那些元器件不都是很高级的东西吗?至于实物建模,似乎也是更高级的方式,不是留个操作台的背影就可以的。而且罗永浩的电路啊软件啊什么的,真的懂吗?

一个曾经的励志网红,得到大家的回报愿意支持曾经的偶像。然后偶像搞砸了。大家把青春的债也还了。从此两不相欠。

罗永浩的语录和营销能力证明,他对于说服年轻人,有一大堆的点可以get到。罗永浩就是男版的咪蒙。但和咪蒙不同的是,他以张扬的形式表现出一股自嘲的劲儿,让瞧不起他的人无话可说:我自己都说完了,但我还是天生骄傲。我都不在乎输赢了,我就是认真。

——我要是认真,我就不可能把达不到自己要求的产品拿出来卖。

2019年,罗永浩悄咪咪的退出了群聊,我倒要看看他还有多久才能再次出现。

 

(殷跃,通过创业的曲线,挖掘创业者背后的故事。“优秀,是变优秀的过程。”——殷跃)

最后修改日期:2019年8月1日

作者